杏子鹿绒Amaris

【林秦】TOXIC 中你的毒 第二章

#听歌的时候,突然听到TOXIC这首歌,来了灵感,不过正文与标题无关系。
#有私设,林涛和秦明高中同学设定。
#ooc慎入!

CHAPTER 2
  高二三班的同学和老师们都知道班长和化学课代表有奸情。班长,众所周知是林涛,而化学课代表就是秦明。为什呢说两人有奸情呢?你看嘛,上课在一起,下课在一起,吃饭在一起,睡觉在一起......最后一项没有的,这样的关系怎么看也不简单吧!
  班长早上到教室的时候回,总会顺手往化学课代表手里塞一个苹果,自己手里也拿一个苹果吧唧吧唧地啃,班长惨不忍睹的的坐姿和化学课代表极其端正的坐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化学课代表总是头也不抬,就把苹果往班长桌上推,明显的拒绝,可我们亲爱的班长依然是死皮赖脸的拿起苹果就往化学课代表嘴里塞,嘴里还嚼着苹果含糊不清地说着那句万年不变的台词“一日一苹果,医生远离我。”这时,化学课代表总会嫌弃地看看苹果,又嫌弃地看看班长,最后在班长如同柴犬的眼神的注视下败下阵来,拿过苹果放在桌上,又伏案继续写着化学卷子。班长见化学课代表接受了苹果,又美滋滋地吃着自己的苹果。化学课代表终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地死死地盯着班长和他手中的苹果,班长心神领会地放轻了咀嚼的声音。
  哎,两人心照不宣的默契,让我们这群电灯泡怎么活呀!以上来自高二三班的同学们的原话。求同学们的心理阴影面积。
除了苹果,还有更过分的,在放假的时候,若赶上了下雨,估计你应该也知道,化学课代表对下雨天过敏的嘛,化学课代表就不回家,坐在教室里,神色非常激动反常,眼眶都红了,而班长这个乖宝宝居然没回家,就坐在化学课代表旁边,一下一下地抚摸科代表的背,安慰嘛,我们都理解。可是下一幕却亮瞎我的狗眼。课代表就快落下眼泪的时候,班长手一揽,就将课代表搂在了怀里。关键是课代表环顾了一下四周后,就放心地躺在班长身上。(其实课代表推了班长几下,但因为班长力气太大,所以就并没有推开。况且我藏得比较隐蔽,所以化学课代表并没有发现我,然后我就吃了满满的狗粮。其实我是趴在房梁上的,你说他们怎么看得到我嘛!)
  以上是永远不带伞,就这么任性而睡在房梁上悲催的体委。
林涛也着实认为他和秦明的关系太过于亲密,不过在听到班上同学们的言论后,并非烦恼,反而十分欣喜,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欣喜的由来。在欣喜的同时,林涛依旧有些困惑,困惑他对秦明的感情究竟为何物?这般情愫又从何而来?这两个问题也便成了林涛心中的结。后来经过班上的资深腐女小易的解释,他也算明白了,他喜欢秦明。
  反观秦明,他也与林涛相似,不过,他明白了自己对林涛的感情。对于这件事,他困惑又欣喜,但他困惑的方向有些不同,因为家庭的原因,使他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他最近在想,林涛到底值不值得他付出真心,值不值得他信任,他为自己所做出的一切是发自肺腑还是虚情假意、做做样子罢了。秦明认为两人都需要自己的一个独立思考的空间,需要暂时分开一下,要给对方一点自由。因此,秦明也不在像以往一样那么亲近林涛,反而离他有些距离。林涛也不是那么粗神经的人,很快便察觉到了秦明在故意躲着他、回避他,林涛也想让自己冷静一下。于是,两人非常自然地分开了,没有一点征兆,还是那般默契。
  最近,班上的同学都非常明显地发现了班长和化学课代表之间有了距离,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矛盾,竟没有像往常一样做一个“从”字了。以前,林涛每天早上都会买两个苹果,秦明呢,每天早上都会有新鲜的苹果吃。现在,两人连早餐也不吃了,更何况苹果。以前林涛总会让食堂阿姨多盛一些蔬菜,秦明总会让阿姨多盛一些肉,肉给林涛吃,蔬菜给秦明。现在,两人连进食堂的门都是绕着走的。以前下课时总会看到秦明给林涛讲题、划重点,林涛总会拖着不情不愿地秦明跑步、锻炼身体。现在两人基本上,一下课脸面的见不到。
  班上的同学都很着急,而女生更甚,都私底下默默询问两位当事人,大多数人都是问的林涛,只有一两个不怕秦明千里冰封的小眼神的姑娘,可惜啊可惜,全军覆没,还只有极少数人让两人开了口说:“没什么”。
  能够让秦明开口发表长篇大论的人,除了林涛,还剩下一位姑娘——小易。这位姑娘平日就不走平常路,还不怕死,这一次更是如此。直接是把秦明堵墙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壁咚呢。小易毫不含糊地问:“你跟林涛是不是闹矛盾了?”秦明听后一言不发,只是摇了摇头,弄得小易更糊涂了,继而开口问道。
  “那你们最近这是怎么了,都刻意避着对方。”秦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小易,犹豫了许久,最终将事情的缘由告诉了小易。小易听后,了然,拍了拍秦明的肩膀,心里想着:这还不简单,姐可是专业助攻17年,将想了1分钟的对策告诉了秦明。
  恰巧最近有个姑娘向秦明表白了,秦明还没来得及做出答复,这一次刚好能派上用场。小易知道那个姑娘小许喜欢秦明,经过打听知道了有一个混社会的男生喜欢那个小许,嗯,三角恋,挺狗血的。小易告诉那个姑娘秦明拒绝了,并把正在失落状态的小许成功拉进腐门,小许对于林秦二人喜闻乐见,于是就非常乐意地接受了小易的助攻请求。具体的事情嘛......先保密!
   一天,秦明在放学后一个人往家走,林涛还是像往常一样跟在秦明后面,他一直不太放心秦明一个人回家。你说啊,他的秦明又白,长得又好看,胸又大,腰又细,腿又长,还是一个高冷禁欲系的,要是被别人盯上了咋办?要是被人耍流氓了咋办?秦明本来走得比较顺,没遇上什么人。却在路过一个胡同的时候,被一个人拉了进去。林涛压下心中的不安与焦虑,贴在墙边观察着胡同里的情况。他不会贸然地冲进去,那样只会适得其反。
  胡同里站了一群带着口罩的人,应该是怕被认出来吧。为首的那个人将秦明堵到墙角,迫使秦明的后背紧贴冰冷的水泥墙,因为那人比秦明高了不少,迫使秦明不得不抬头仰视着对上那人的目光,那人本来是期待着从秦明的眼中看出恐惧,可是秦明太平静了,那双清澈的瞳中除了淡漠之外再没有其他多余的情绪。这又激起了领头人的虐待欲,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敲碎秦明冷漠的外表。领头人冲秦明笑了笑,露出一口黄牙,让有洁癖的秦明不由得皱了皱眉,不可避免的嫌弃。领头人看着秦明皱眉,笑了笑,开口道
  “你叫秦,秦什么?”
  秦明又嫌弃地看了看对面的人,好心地提醒道:“我是秦明。”领头人听后,靠的秦明更近了,右手在秦明的腰上画圈圈,“秦明啊,名字挺好听,长得也挺漂亮。哎,我说,小美人啊,你跟小许分手吧,跟了我,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考虑一下吧!哈哈......”站在老大旁边的一人喊道
  “大哥,不能就这么放了他,他还抢我女朋友呢!要好好收拾他!”他大哥一听这话立马就不高兴了,冲着那人屁股就是一脚,这一脚可使了不少劲,直把那人踹了两米远。
  “吵吵什么,他跟了我,那什么小许不就是你的了嘛,别吓着我的小美人!”领头人转过头来一脸讨好地继续对秦明说话。
  “啊!”领头那人发出一声惨叫,小弟们还未曾看清发生了什么,他们大哥就已经倒在地上,捂着自己命根子了,而前一秒还被大哥压制住的小白脸突然就向前走了几步,又冲着周围的人下手,那场面,太吓人了!因为有了自家大哥和其他几个人的前车之鉴,小弟们都不敢再靠近秦明。秦明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身上的灰,踩上领头人的手,在地上狠狠地碾了几下,清脆的响声,这就更使小弟们害怕了。但还是有几个胆子大、不怕死的喊道
  “兄弟们,咱们这么多人,就不信打不赢他!为大哥报仇,上啊!”然后一群没脑子的就一拥而上。刚开始,秦明还是占上风的,他毕竟跟林涛锻炼了那么久,也跟小易她们学了一些防狼术(被迫),但是,逐渐的秦明体力不支,而对方人又多,很快就落了下风 。秦明一时不慎,被划伤了右臂,发出一声闷哼。站在胡同口的林涛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上去就撂倒了好几个,大声吼道
  “我看谁敢动秦明!”小弟们听到这声音,也是一愣,秦明和林涛趁机又干掉几个,剩下的拿上棍子准备和两人拼了的时候
  “不许动!把武器放下!”一大群警 察从警 车上下来,立刻制服了剩下的人。
  随后,秦明和林涛就去警 局做了下笔录,就让走了。
  林涛站在警 局冲着秦明傻傻地笑,然后眼一黑,就倒了。

TBC  (共计3119字,不计标点。)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