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鹿绒Amaris

【林秦】秦科长迟到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秦科长迟到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今天的龙番市刑警局,还是和往常一样。怼小黑的大宝,出现在法医办公室擦着苹果的林涛,黑得不能再黑的小黑,和痕检科主任发着诡异的光的双眼......

    诶!秦·怼天怼地法医科科长·闷骚西装·明呢?

    首先注意到这点的,还是习惯被秦明怼的大宝。李大宝双手环胸,眯着眼睛打量坐在秦明位置对面的林涛,一边看一边挑眉,露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看了看林涛躲闪的目光,点了点头。理解了!

    “林大队长,解释一下吧,我们林队长的宝宝秦科长去哪儿了?”

    “这......我也不知道。”林涛避开李大宝的目光,底气有些不足擦苹果的纸都破了。

    “哎,涛涛啊,我知你耐力持久,可你也不能把人家老秦折腾成这样吧......”李大宝把右手放在林涛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林涛只觉的自己的肩膀断了。不过他还是一脸迷惑地看着语重心长的李大宝。完全不能理解现在的情况。

    “涛涛啊,你就承认了吧,别在宝哥面前装傻。就算人家秦明身体再好,也经不住你这么凶残的攻击吧!你就不能克制点吗?克制!现在好了,秦明被你弄得请病假了,你估计要睡一个星期的地板了......”李大宝闭上眼睛,对着林涛叨叨叨地说不停,完全没有注意到从走廊传来的皮鞋落地的声音,也没有注意到林涛越发白的脸色和拼命使眼色都快要眼皮抽筋的林涛。林涛看不下去了,使劲那手肘怼了下李大宝,示意她闭嘴,李大宝还没有揉了揉被怼疼的手臂,怪异地看了一眼林涛,嘴里嘟囔着

    “做了就是做了,还不让人说了,更重要的是,居然还不承认,有没有公德......”

    “李大宝,今天把写好的结案报告和整理好的卷宗交给我。”

    李大宝还没有说完话,就被身后冷冷的声音打断了,瞬间脸色煞白,听完后面的话,不吭一声地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一屁股坐下,先戴好了墨镜和耳机,纠结地看了眼前的笔,最后还是把它拿了起来,在一张白纸上写了“结案报告”四个大字。哎,认命吧。

    那个大宝同志惨无人道的上司,正在和自家柴犬腻歪。

    不过秦明一眼也没赏给林涛,黑着脸径自走向办公桌。想了想,还是站起来,走到李大宝面前,反手叉腰,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大宝。看了许久,让李大宝莫名有些心慌,几度张了张口,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

    “你勉强算是个女人,有没有镜子?”纠结到最后,还是开口了。即使是有事找李大宝,还不忘用言语怼怼李大宝。李大宝心里苦。

    “有!”大宝答应了一声,翻开抽屉,在快要把抽屉里的东西全翻出来的时候,总算是找到了一面镜子,翻折的,不过是粉红色的。秦明突然想要拒绝了。李大宝却毫不含糊地把镜子塞在他手上。

    “你也别嫌弃啊,这是我大舅家的小侄女送我的,别给我弄坏了就行。”说完埋头继续写结案报告。一天就交一个月的结案报告,不赶紧写,怎么来得及!为了自己所剩无几的工资,大宝决定不把时间浪费在怼秦明这件事上。

    秦明一脸嫌弃地拿着镜子,坐到椅子上,完全忽略了瞪着秦明和大宝互动的林涛。打开镜子,从柜子里拿出梳子,照着镜子梳了梳有些乱的头发。

    林涛这才发现秦明没有用发胶梳个大背头,而是把头发放了下来。他这才知道秦明原来是个有刘海的美男子,还是齐刘海。不过不得不说,秦明这样的发型......超级可爱!

    以上是林涛对自家宝宝十米的滤镜。

    秦明梳了梳自己软软的刘海。就把梳子放回了柜子里。站起身来,走到李大宝面前,把镜子放在她的桌子上。

    “看在你的镜子的份上,结案报告明天再交。”

    这句话如一阵雷鸣,轰的一下劈在李大宝的脑里。

    幸福来得太突然!!!

    赶紧放下手里的笔,伸了个懒腰,并顺便叫了外卖。

    然而,李大宝似乎忘记了,两天也是写不完一个月的结案报告的。

    这边的林涛头上已经开始冒白烟了。怒发冲冠为蓝颜。把秦明拉过来,对准饱满的唇就是一顿乱啃,毫无章法地乱啃,啃得秦明吃痛地“唔”了一声,直到把那唇啃到红艳艳的,林涛才放开喘不过气的秦明,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

    秦明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瞎吃什么醋。白了他一眼,开始赶人。可是林涛那是那么容易被赶走的啊,反而把秦明拉到怀里抱了好一阵子。秦明发现李大宝带着墨镜咬着牙,脸又黑了几分。

    又是亲亲,又是抱抱,要不要把你举高高啊!

    秦明表示他一定要让林涛体验一下飞的感觉。

    所有人都完全忽略了秦明迟到了这件事,即使有记着的,也跟李大宝想法一样。

    然而,秦明迟到事实是这样的。

    “失眠,睡不着,想你。”

     林涛昨天晚上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顺便@了秦明。秦明才不会承认他看着这条朋友圈,脸都红了,连结案报告也写不下去了。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扬。抱着手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

    林涛倒是没有睡不着,发了这条朋友圈过后,几分钟就打呼噜了,又过了几分钟,被子就掉了。

    秦明本来已经有些困意了,看到林涛这条朋友圈,彻彻底底地失眠了,快到12点才睡着。

    林涛起床的时候,不知道秦明还在睡。看了看表,发现这个时候可能要迟到,就慢条斯理地洗漱,并清洗衣服。也不知道林涛昨天晚上做了什么梦,反正他醒过来的时候,流了一地哈喇子,小帐篷也支起来了。秦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6:27了,对于他自己来说,已经迟到了27分钟了,然后毫不犹豫地给谭局发了条消息说自己可能要去晚点。就又继续躺床上睡了。这一睡一个小时,秦明连发胶都没来得及打,就慌慌张张夺门而出。至于脸上的红晕嘛,这就不知道从何而来了。

  FIN. (共计2050字,不计标点。)
   

评论(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