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鹿绒Amaris

【林秦】多巴胺

#秦明单箭头暗恋林涛
#林涛结婚有
#BE慎入

多巴胺

    爱情,就是一个化学反应式。爱情的产生,也源于多巴胺的分泌带来了亢奋。

    25岁之前,秦明的多巴胺就像不复存在般,不曾分泌丝毫。

    25岁以后,他的多巴胺复苏了,不停地、机械地分泌着。

    秦明对任何人都是疏远的,不曾与任何人有过亲密的接触。在别人的多巴胺疯狂分泌的时候,他的多巴胺不曾有任何动静。他甚至做好了孤独一生的准备,他甚至签下了死后一切可用的器官捐献表,他甚至打算把自己一生的积蓄全部捐献给医疗事业。

    自从25岁那年遇到了他,他知道,自己的多巴胺开始分泌了,以不可预知地速度像以前的别人一样疯狂的分泌,好像要把25年来没有分泌的多巴胺全部都分泌出来。

    即使知道自己分泌的多巴胺并不能有回报,可器官是不受控制的,秦明就算是想要阻止也不可能,更何况他不想阻止。

    他有想过自己分泌的多巴胺又回报,可是,当他见证了自己喜欢的人从谈恋爱到吵架、到分手、到复合、到订婚、再到结婚、再到拥有爱情的结晶......他就知道,自己的幻想永远只是幻想。

    暗恋者是痛苦的,克制不了多巴胺的分泌,又得不到内心的安慰。

    秦明这辈子,只流过三次泪。

    第一次是八岁时,父亲的去世,紧接着母亲的去世。那一次的流泪,让他的多巴胺停止了分泌。他不愿意再与任何人多有交集。

    第二次是三十岁时,得知父亲逝去的真相。他的多巴胺分泌了许多,是为父亲的沉冤昭雪感到欣慰。

    第三次也是三十岁,林涛结婚了。他在婚礼上献了一束自己讨厌的花的尸体给林涛,牵强地笑着祝他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别人当他不习惯笑容,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怎么可能笑得出来,自己心爱的人结婚了,自己暗恋五年的人结婚了,自己暗恋五年的人有自己爱的人了。

    自己分泌的多巴胺再也得不到回报了。

    秦明不知道原因,即使他的心很痛,痛到窒息,可是他还是在分泌着多巴胺,不停地分泌着。

    眼前是林涛幸福的笑脸,耳边是他说过的话,鼻间是他带有尼古丁的气味,心里是他结婚的事实。

    这又有什么办法?秦明还是喜欢林涛,喜欢的无可救药,喜欢的甘愿退出。

    你知道满天星吗?

    它的花语是真心喜欢,也是甘愿做配角。

    秦明还是想去爱林涛,即使他知道,这种暗无天日的暗恋要持续一辈子。他要试着去适应这种暗恋生活。

    要学着适应,林涛对自己的朋友介绍他的时候,说的是哥们而不是恋人。要学着适应,林涛的温柔和宠溺是给他的妻子而不是秦明。要学着适应,多巴胺不停分泌的日子。

    自林涛结婚以后,秦明每一个雨夜,都会想着林涛在他29岁那年,来到他家,递给他一副拳套,还是笑得那么像只柴犬。

    “以后我要是惹你不高兴了,就拿这幅拳套打我一顿。”

    后来那副拳套被秦明收得好好的。但他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从来没有想要打过林涛。可是在林涛笑着给秦明递请柬的时候,秦明突然想起了那副拳套。

    他突然想狠狠地骂林涛一顿,没有理由的。可是,骂了又如何,林涛不属于他,林涛也会有自己的人生,也会有自己不认识的朋友,也会有自己的多巴胺分泌,秦明,只不过是林涛漫漫人生路中的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

    秦明算了算,自己能够陪林涛的日子不久了。还有几年?五年?十年?还是更久?他想再多陪陪林涛,想再多看看林涛的笑容,想再为林涛多分泌一点多巴胺。可是再就又如何?秦明不可能陪林涛一辈子。前25年不会,现在的25更不会,剩下的几十年,他也只能活在回忆里了。

    能陪林涛一辈子的人,从来就不是秦明。

    奢望永远都只是奢望。不属于你的从来都不会属于你。

    秦明的一生,只为自己的双亲和林涛流过泪。

    你知道吗?眼泪,是人体血液的另一种形式。

    林涛曾经在秦明28岁那年偶然说过一句话,他说,为自己流过血的人,他一辈子都会报答。

    他的妻子为了他,曾经被歹徒划伤一只手臂,曾经为林涛生下一个宝贝儿子。

    鲜红的血液。

    所以林涛一生都没有抛弃过自己的妻子,一直宠着她,让着她,爱着他。

    秦明总是会想,你妻子流下的鲜红的血就是血,你就会去报答。那我流下的透明的血,就不值得报答吗?

    错了。

    秦明否定自己的思想。这是嫉妒,这是不满。他不想要这些,他只是想要简简单单的,默默无闻地爱着林涛。

    我的多巴胺在为你分泌,你呢?

   FIN.  (共1604字,不计标点。)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