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鹿绒Amaris

【林秦】熟悉的声音

*其实和标题并没有什么关系。
*瞎jb乱写,慎入!
*私设多如天嗷!

熟悉的声音

    “你们让一个法医独自去复勘现场!怎么想的?要是秦明出事了怎么办!你负责么?”

    林涛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刚走进法医办公室准备给秦明一个惊喜的时候,却被小黑告知,秦明已经到了案发的第一现场。

    听完林涛这些话,小黑也有些愧疚,不知该怎么办。林涛在秦明的办公室来回走了好几圈,平复下心情。也没管小黑一干人,直接出门开车走了。目的地,第一案发现场。

    可惜他晚到一步。

    他到那里时,秦明已经倒在血泊里了。

    林涛赶紧下了车,连车门都没来得及关,急匆匆地向秦明跑去。没有看到地上碍事的钢管,直直地被绊倒在地。林涛没有犹豫,从地上连滚带爬地来到秦明的身边。

    面前的人,脸色苍白,身下是一片血泊,而更多的血液从秦明纤细的手腕中流出,平时掌握手术刀的骨节分明的那双手无力地搭在地上。

    林涛不允许自己多想。他坚信秦明会活着,好好的活着。

    林涛撕了一条自己身上的T恤,小心翼翼地把秦明的手腕包扎好,又用手按压着尽心端,为秦明止血。

    林涛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把秦明横抱起,把人放到车的副驾驶座位上。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等到李大宝和小黑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秦明就已经被推到手术室里了。林涛蹲在手术室门口,头低着,看不到表情。

    李大宝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林涛,也只能在他旁边蹲着。

    时间对几人来说,特别漫长。每过一分一秒,对他们来说,便是煎熬。

    终于,手术室的灯暗了下去。主刀的医生从打开的门里走出来,摘掉了口罩。

    林涛急急忙忙地活动了一下蹲的发麻的腿,从地上站起来,凑到医生的面前,还没来得及询问。医生就抬手止住了他,笑着开口

    “病人没事,幸好送到的及时,如果再晚个几分钟的话,病人可能就无力回天了。”

    林涛听了这句话,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有一刻的放松。又看着护士把睡得安详的秦明推到病房里,终于支撑不住,累倒了。

    林涛几乎是马不停蹄地从外地赶回来,一回到警局就得知秦明独自复勘现场的消息,根本没来得及休息,刚才又强撑着等到秦明做完手术,疲惫到极点。

    林涛再次醒过来,已经躺在病床上了。

    林涛缓慢地坐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是在秦明的隔壁病床。

    强撑着疲惫的身子,移步到秦明旁边,坐下。拿手轻轻地放在秦明的脸上,拂过。林涛从来不知道秦明的皮肤这么细腻,白白的,软软的。摸在手上很是舒服,让林涛的手不由得在秦明的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据说多对昏迷的人可能会使昏迷的人提前清醒。

    林涛也不管是真是假,就这么对着秦明念念叨叨。

    “老秦啊,你看你,没有一个身为法医的自觉,明知道有危险,你也不能应付,也不带点人,就这么孤军陷阵,让人不省心,你说,你这要是真没醒过来,那......我该怎么办啊!”林涛说着说着,声音便带上了哭腔。林涛有忽然想起,秦明不喜欢眼泪,赶紧把要到嘴边的眼泪给擦了,牵强地扯动了一下嘴角,又开始哽咽地说。

    “老秦,你要早点醒过来啊,我还没去过你家呢,我还没喝过你亲手磨得咖啡,我还没......向你告白呢......”林涛将头埋在了被子里。

    “老秦,秦明,我喜欢你啊,你还没说喜欢我呢,怎么能就这么抛下我一个人不管了呢?老秦......”

    “闭嘴,吵死了。”头顶忽然传来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

    林涛猛地抬起头发现秦明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皱着眉望着林涛。林涛激动地一下抱住了秦明,秦明犹豫了一两下,慢慢把自己的左手搭在了林涛的背上。

    “你刚才说的话,我同意了。”秦明淡定地开口说道。稍微垂下了眼,却被泛红的耳垂出卖。

    “啊?”林涛恶意要逗逗秦明,装作不懂地问着秦明。

    “我喜欢你啊,笨蛋。”秦明已经彻底移开了视线,完全不想理眼前这个装傻的刑警队长。

    林涛满意地听着秦明的话语,捧着他的脸,毫不犹豫地把秦明的初吻给夺走了。秦明也笨拙地回应了,促使林涛加深了这个吻。

    屋内一片温馨,屋外一堆视奸。

    门外的大宝和小黑一干人等:今天又省了一顿饭钱,狗粮都吃撑了。问自家上司和隔壁上司秀恩爱发狗粮,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FIN. (共1549字,不计标点。)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