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鹿绒Amaris

【林秦】互换衣服

#关于林秦二人激情过后的互换衣服的事情
*为悲催的大宝默哀三秒
*ooc是我的。

互换服装

    头顶的闹钟坚持不懈地响着,林涛闭着眼在头顶胡乱摸了几下,反倒没有如愿以偿地拿到闹钟,还把怀里的人吵醒了。

    秦明听到闹钟的声音,翻了个身,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迷迷糊糊地叫了声“林涛”。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闹钟响了。

    秦明伸手推了推林涛的胸膛,缓慢地坐起来,感受到腰部的酸爽后,直直地倒在了床上。嘶哑着声音让林涛起床。

    林涛不情不愿地在爱人的呼唤下从床上爬了起来,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被被窝外的冷空气刺激到,清醒了一下,又钻回了被窝里。抱着秦明嘟囔着不起。

    秦明睁开眼,活动了一下右手,对着林涛的脸就是一巴掌,秦明使不上劲,所以这巴掌也轻轻地落在了林涛的脸上,林涛还没醒,脸在秦明的手上蹭了蹭。然而秦明的下一句话把他吓得赶紧起床洗漱。

    “再不起床,两个月别上我的床。”

    林涛半眯着眼刷着牙,又捧了一捧水,呼在脸上,算是刷完了。林涛家没有镜子,前几天被林涛打碎了,在睡梦中刷牙,拿着玻璃杯在与歹徒决斗,千钧一发之际,林涛抄起地上的木棍往歹徒身上砸。

    林涛没有和歹徒决斗,面前的不是歹徒,手上拿的也不是木棍。

    所以林涛自己家的镜子就被打碎了。

    秦明则是非常认真的刷牙洗漱,跟林涛糊弄的状态截然相反。

    顺带一提,因为林涛的玻璃杯在与歹徒决斗的时候,壮烈牺牲了,所以目前,两人共用一个洗漱用玻璃杯。

    洗漱完后,秦明试着活动了一下全身,然后一股剧烈的酸爽感传到了秦明的中枢神经。秦明不再乱动,端端正正地坐在床边等着林涛。

    林涛按照惯例给秦明仔仔细细地穿好衣服,虽然还是眯着眼摸索着。顺便吃了点豆腐,并得到秦明的眼刀一枚。

    两人慢慢悠悠地收拾完,突然发现距离上班时间还有15分钟时,林涛抱起还未睡醒的秦明匆匆忙忙地出了门。

    幸好一路绿灯,不然就真迟到了。

    到了门口,林涛马不停蹄地奔向自己的办公室,秦明没有林涛那么狼狈,在后边悠闲地走。

    进了秦明自己的办公室,发现李大宝还没来,瞬间松了一口气,随意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看了看表,心情不错地在李大宝的工作报告表上今日的出勤情况上画了一个完美的叉。

    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秦明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望向来人。是小黑,小黑的表情有些怪,秦明挑了挑眉,小黑挠了挠头,开口道

    “秦科长,林队让我来拿一下无头尸案的法医鉴定。”

    秦明从整齐的报告里拿出了那张,递给了小黑。小黑接过报告,忽然睁大双眼,让他引人注目的眼白露了许多出来,小黑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欲言又止,因为他看到了秦明摆在鉴定报告旁边的一盒崭新的解剖刀。

    秦明一脸错愕地看着小黑逃似的离开了法医办公室。这......什么情况?

    在上班时间开始后23分钟后,李大宝终于火急火燎地冲进了法医办公室。

    尤其是身上一股煎饼味儿。

    秦明又在李大宝的工作报告表上的“工作态度”一栏上写下了“不合格”三个端正的字。

    谁知道李大宝又不怕死的说了一句

    “老秦,你咋穿着涛涛的衣服呢?还有你脖子上的红印谁给你种的?”

    秦明这才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实是林涛的,原谅色的夹克和紧身裤。

    ......

    “出去。”

    秦明对笑得高糊的李大宝下了逐客令。李大宝一摊手,无奈地走了出去。

    “把林涛叫上来。”

    秦明对刚要走出门的李大宝又下达了一个命令。

    再后来,坚韧不拔、耐力持久的林队长下来的时候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一脸萎靡不振。

    小黑:林队,有没有振一下夫纲啊?

    林涛:没有,倒是振了一下妻纲。

    事实证明小黑的智商为零。

    还有林涛绝对不会告诉你,他的工资卡被迫上交了,手里的秦明家的钥匙也被收回。

  FIN. (共计1392字,不计标点。)

评论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