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白

【穹胜大】蜷缩 1

#穹+胜×大,微穹胜
#ooc注意
#BE、HE不定

蜷缩  1

「你的话语连我冰冷的心都融化了…
可辨析出你的意味,我的心真得好疼…」
  
    东方芜穹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被自己藤蔓紧紧缠绕住的东方纤云,耀眼的金眸中的冷漠一览无遗,形状极好的薄唇中吐露出尖锐刻薄的话语。

    “你到底使出了怎样的媚术,让胜儿对你竟百般依恋、割舍不下。不愧是百媚教的首席大弟子,魅惑人的能力真是常人所不及的。”
   
    东方芜穹提起脚尖,缓慢抬起东方纤云的下颌上,伸出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缓慢地落下,打在东方纤云的脸上。
   
    东方纤云的视线还未来得及从东方芜穹的那眼角仿佛泣血的泪痣下移开,便被这一掌打偏了脸颊,嘴角溢出一丝妖艳的红。东方纤云明显地了解东方芜穹的力道,这一掌少说也用了三成的力。
 
    可这远比不上心中的痛楚。

    「打人也这么文雅,你是可爱的女孩子吗……家主大人……」

    可只有东方纤云自己知道,他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地在玄铭宗大门出看一眼;他会在遇见东方芜穹时手足无措,心律不齐;他会在东方芜穹提到龚常胜时,忍不住颤抖……

    东方纤云不止一次对自己说,“他不属于你,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就阻挠和骚扰一个疑似主角的人,必须放弃,还是妹子适合他……”

    东方纤云道理都懂,可他就是在东方芜穹沾花惹草时不可遏制地愤怒;可他就是在黑暗的夜晚,一人孤独地哭泣……东方纤云依然在期待,总有一天东方芜穹会发现他的爱,接受他,对他好。
 
    错了。

    本是展翅高飞的鸢鸟,不应该因为风的纠缠就停止。

    东方纤云定了定神,又看向眼前挂起一抹危险笑容的绿毛狐狸。东方芜穹忽然直起身,也放下了脚。

    “我,没有……”东方纤云启唇,喃喃出声,可眼前的东方芜穹却因注意力不远处的响动吸引,未曾听到。

    东方纤云认命似地低下了头,眼中已经盈满了泪,可他却是固执地躲开东方芜穹审视地视线,冰冷又不近人情。那其中的色彩只为东方芜穹心中的胜儿显露。

    属于你的事物终究是你的,不属于你的,强求也得不到。

    可笑的天命。

    自认为能够逆天而行的人类最终还是服从于那可笑的天命。

    东方芜穹伸出手,东方纤云以为又会挨一掌,但是也不躲,仰起头,迎向东方芜穹的眼眸,东方芜穹也是一愣,手也顿在了空中,不知怎的,东方芜穹总觉得这倔强、不服输的金眸在何处见过,似曾相识。

    东方纤云毫不畏惧地盯着眼前发愣的东方芜穹。眼睁睁地看着东方芜穹伸出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眸。眼前顿时一片黑暗,东方纤云的内心浮起一丝恐慌,却又强装镇定,不在东方芜穹面前再做出一丝屈服。

    双眼看不见,其他感官也就异常灵敏。

    第一秒,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身上缠绕着的藤蔓又收紧了一分。

    第二秒,东方芜穹的呼吸拍打在脸上,温热的。东方纤云苦笑了一下,感慨道,这人的心怎不如他的呼吸一般温热。

    第三秒,东方纤云的唇上有些温热的触感,东方芜穹身上的气味闻得清明。

    第四秒,那个触感离开了。

    第五秒,东方纤云被扣住头,东方芜穹无言,灵活的舌撬开东方纤云的玉齿,攻城掠池,东方芜穹身上那股淡淡的药草味还是很好闻。

    第十秒,东方芜穹离开了,东方纤云被按在面前之人的怀里,大口地喘息。

    第十一秒,东方纤云感觉自己的长发上有只手在缓缓触摸,动作轻柔,东方芜穹身上的气味还是那么好闻。

    第十五秒,东方纤云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吻了,急急忙忙地推开东方芜穹,狠狠地用手背摩擦自己艳红的唇。自认为狠狠地瞪着东方芜穹,却不料自己的动作在其他人眼里竟是风情万种。

    「我草!!!!!我居然被一只绿毛龟亲了!?」

    第十六秒,东方纤云身上的藤蔓渐渐收回去了,东方纤云一不小心摔在了冰冷的地板上,龇牙咧嘴地用手揉了揉自己摔疼的屁股,得知自己的菊花无事之后,就着这个姿势悄无声息地往后移。

    「这家伙怎么跟隔壁大叔忍流光调戏师叔的动作一样,诶诶诶!!!那我的菊花岂不是不保了!?」

    东方纤云又默默地捂住了菊花。

    东方芜穹看着东方纤云的小动作,哑然失笑,命令藤蔓把四周的房门都上了锁。再回过头,东方纤云已经到了十米开外。

    东方芜穹看了看藤蔓,继而看了看还在挪的东方纤云。淡淡启唇道“你自己过来,还是需要我帮你。”

    东方纤云不动声色地思考了一秒。当然是……谁要过去啊!过去就又见导演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跑了。

    可是他似乎忘了东方芜穹是丹修,并且有藤蔓,还有藤蔓似乎还可以从地上凭空冒出来。

    于是,他被拽着脚踝拖了回去,东方纤云仿佛已经遇见了自己的未来,吾命休矣!!!

    TBC.

评论(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