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白

【龚穹大】蜷缩 2

给某人的生贺 @秉昏

蜷缩 2

    可是东方芜穹却只是和之前一样站在东方纤云面前,东方纤云却不敢抬头,将眼底的泪花隐藏在长发下。

    你又怎么会懂我的情愫,你是东方家的家主大人,是玄铭宗的大师兄,在你眼里,我算什么。也是。

    两人的寂静。

    不,应该是一人的痛苦。

    「主角,我现在要救你出来,待我数到三,你就烧他。」

    算天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畔,东方纤云顿时僵直了身子,没了动作。心中五味杂陈,但他还是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东方纤云又忽然想起这是单向的传声,自己的言谈举止是不会被发现的。有些恍惚。

    「一、」

    怎么办,我还是好爱你,我放不下,我懂,我都懂,你喜欢龚常胜,不是我。

    「二、」
   
    怎么办,家主大人,我走了你就孤身一人了,你告诉我呀,你不是家主大人吗。你不让我走的话我就不走。

    「三!」

     东方芜穹眼底一片诧异,绿色的藤蔓被熊熊烈火吞噬,而那紫色的身影已然离去,东方芜穹依然站在原地,眼底的情愫看不清。那火很快就灭掉了,一切还是和原来一样,是否存在都没有意义。

    和那颗心一样。

    东方纤云一路狂奔,风刮在脸上,生疼。那被束缚多时的手脚也不甚灵活,不多时便失力跌倒在了冰凉的地面上。撑起身时,身上阵阵火辣辣的疼,尤其是那半张脸颊,怕是肿了。

    东方纤云苦笑一声,现在看来,这些伤也不怎么疼了。

    支撑着直起身,才发现自己的力量是那么渺小,又重重地跌了下去。

    呵,自不量力。

    东方纤云从鼻中挤出一声轻哼,轻到自己都快要忽略了。

    “小云哥哥?”

    前方传来龚常胜的声音,东方纤云一顿,抬起头看向眼前的人。眼神复杂的可怕。是否该庆幸眼前的人看不见,不然东方纤云那点在东方芜穹面前隐藏着的脆弱和悲伤就该被发现了。

    也只有龚常胜能够让东方纤云给予彻底的信任,让人艳羡,不过也只是信任而已。

    “蜀……三路?”嘶哑的声音让人直觉不舒服。东方纤云又有些发怔,自己的声音……

    龚常胜赶紧扶起眼前的人,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中。那双失神的瞳紧紧地盯着东方纤云,不,应该说是根据耳朵来判断东方纤云的位置,再投出那样的目光。

    这无神的双眼却清澈无比,和双眼的主人一般不谙世事。

    东方纤云浑身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起立,想要挣开这个温暖的怀抱,才发现自己的有气无力,只得软软地由龚常胜抱着。耳边是龚常胜哽咽的话语和呼出的热气。

    “小云哥哥,我……他们都说你……可是我不相信!小云哥哥,我、我好开心。不要再离开我了。”

    委屈又带着撒娇意味的声音,让人很难不感到心疼,无法忽视。龚常胜又加大了几分力气,像是要把东方纤云揉入自己的身体里,惹得东方纤云本就疼痛的身体更加难受,不由地痛呼出声。龚常胜这才如梦初醒般松开了东方纤云。却在手划过腰迹时触到了粘稠的液体。是什么?

    龚常胜这才意识到东方纤云身上满是血腥味,整个人也无力得很。不难让人想象出发生的事件。

    “小云哥哥,你怎么了?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紧张的神色让东方纤云心中流过一丝暖流,可瞬间又被脑中东方芜穹无情的话语击碎。东方纤云稳了稳自己的声线,抑制住颤抖的自己,依然充满活力地开口平复龚常胜的情绪。

    “我没事啊,我打不过我可以跑的啊!我怎么会让我自己受伤呢。我刚才在路上不知怎的遇见了破灭天宗的人了,不小心和他们打了起来。不要担心啦,我真的没什么,这些血是他们的。”

    这拙劣的谎言背后又会是怎样的心?

    但是龚常胜不然,对于他而言,他可以完完全全地相信东方纤云。

    龚常胜听了这话稍微松了口气。但那颗悬着的心依然没有放下。开了开口,可是疑惑的话语还是没有说出口。一只手绕过东方纤云的手臂,放在他的腰上,另一只手则搂过他的膝盖窝,稍微使劲,将东方纤云抱了起来。

    东方纤云没有反抗,没有挣扎,只有接受。但这却让龚常胜欣喜不已。只有东方纤云自己知晓,他早已没了力气反抗。更何况,接受与反抗又有何区别?

    “胜儿。”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东方纤云细微地颤抖了一下,将头埋在了龚常胜的怀中。

    或许不见,心便会好些吧?

    东方芜穹看着龚常胜怀里的那一抹紫色,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手。从那人身上移开了视线,再抬眼,又是那一个风流成性的玄铭宗大弟子了。望向龚常胜,东方芜穹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柔和,即使他再厌恶东方纤云,即使龚常胜不能够看见他的神色,东方芜穹也不愿意把自己恶的那一面展现给龚常胜。

    在他心里,龚常胜永远都会是那个清澈单纯的胜儿。

    龚常胜无奈地转过身,身体进入备战状态,只要东方芜穹一向东方纤云动作,龚常胜就会立即使用天雷击退他。

    这个动作让东方芜穹一愣,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默默退后了几步,解除了东方纤云的威胁。

    “胜儿,你听我说,我是不会伤害东方纤云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这样做无疑是雪上加霜,根本救不了他。在外界看来,东方纤云,百媚教大弟子,挟持玄铭宗三弟子,罪无可恕,人人得而诛之。这样,倒适得其反,不如交给我来处理,可好。”

    龚常胜仔细斟酌了一下东方芜穹的话语,不由得承认,自己真是太不成熟了。竟然就想这样不顾一切后果地把东方纤云带走。的确,龚常胜考虑的太不周全了。

    龚常胜那戒备的神色稍有缓和,迟疑地开口向面前之人说道。

    “那么,大师兄认为应该如何处理此事?”

    “依我之见,不如封了东方纤云的灵力,让他变得与普通人一般毫无威胁,再由我们二人带回玄铭宗安顿下来,对外再称东方纤云已被玄铭宗关押,这样一来,便不会有人起疑,他的性命安全也得以保全。”

    龚常胜皱了皱眉,似是对这提议不大满意,但随即想到他也对此事无能为力,深刻地认知到了仅仅一个龚常胜的力量之渺小,只得艰难地点了下头。又将头偏向东方纤云,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这样的话,小云哥哥能接受吗?”

    之前一言不发地听着两人交流,意识到东方芜穹在为自己的性命安全考虑,即使东方芜穹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留住龚常胜,东方纤云还是很高兴,一种莫名的满足温暖了之前被冰封的心。

    再一次吧,就让我沉醉在这温柔乡之中吧。

    东方纤云最终迟疑地点了点头。看着东方芜穹走近自己,伸出了那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在自己的身上轻点了几下。

    东方纤云顿时感到一阵钻心的痛,使他不由地蜷缩起身子,贝齿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却不发出一丝声音。至少他不能在那个人面前示弱。

    东方芜穹看着面前的东方纤云,又看了一眼神色紧张的龚常胜,叹息一声开口。

    “这是正常的现象,只会痛一会儿,马上就好了。你再忍忍。”

    东方纤云意识模糊地听着东方芜穹的话语,逐渐感觉那股钻心的痛消失不见。这才松开已被咬的鲜血淋漓的下唇,头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就快要昏睡过去。

    龚常胜的眼中满是心疼,在东方纤云额头落下一个安抚性的吻。东方纤云的头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了几下,最终沉沉地睡去。

    东方芜穹意味深长地多看了这两人几眼,开口说了句。

    “走吧。”

    龚常胜点了点头与东方芜穹力气。

    月光撒在一行三人身上,落下一地余辉。

    真不知这样还能维持多久。

tbc

评论(6)

热度(132)